萃篷时尚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荷尔蒙 >

祈祷第二天放礼炮的人们能稍微晚点起床,我发现我妈跟不上拍子

时间:2020-02-14 13:29来源:互联网 作者:小狐

祈祷第二天放礼炮的人们能稍微晚点起床,我发现我妈跟不上拍子(图1)

感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的春节假期终于在部分人陆陆续续的返工回程中结束了。

本来这个春节我们可以好好吃着年夜饭,磕着瓜子看难看的春晚节目在群里和小姐妹们掐表看着自家爱豆什么时候出场,祈祷第二天放礼炮的人们能稍微晚点起床,真的不是谁放炮早谁就能在新的一年更早的发财,去一年见一次的亲戚家拜年,被七大姑八大姨催婚,被问到工资行业前景到底够不够在一线城市买房......像我们这样的新媒体,前期铺垫了很多如何在小姐妹们聚餐的时候不输阵、如何在过节期间尽情的享受爸妈宠爱但仍然不发胖、回家带什么礼物更显贴心......更别说后台还放着提前报好从卫视春晚中发现新穿搭、安利一百遍的春节档到底有多好看类似这样的选题。

本该是同之前无数个春节一样无聊、用一样招数可以应付过去的七天。

祈祷第二天放礼炮的人们能稍微晚点起床,我发现我妈跟不上拍子(图2)

老李说她刚进到小区,看着大家裹着严严实实的排队去买菜,住了三年的小区白天从没有看到过这么多人,想起自己自己爸爸硬是去买会了20斤肉给自己炖了可以吃很久的东坡肉,突然心里就很难过,刚回家的前几天还抱怨说家里的怒气值太高,为了避免随意扫射硬是每天去水库上暴走。

年少时,我们拼尽全力离家,只想往外闯,越远越好,满怀着某种梦想,总觉得自己会过上不一样的人生。家乡那些被甩在身后的人和事都不要紧;多年过去,忙忙碌碌,磕磕绊绊,峰回路转,我们早就融入了异乡的生活,除了偶尔还惦记老家某一两种刻进味觉的食物,其实早已无法再回到原地。

于是我找了几个朋友聊了聊,这个春节和爸妈相处的还好么?

祈祷第二天放礼炮的人们能稍微晚点起床,我发现我妈跟不上拍子(图3)

我之前一直觉着我妈不擅长厨艺,从小的早餐就是生西红柿鸡蛋面和平底锅煎面包片。

为了在我妈尽情提高厨艺的时候,我们都不长胖,我打开了舞力全开2020,在我高中陪读的时候,我妈趁晚自习的时间去县里面的超市门口去跳舞锻炼,很快就混到了最前面领舞的位置,我以为经过这几年健身房的锻炼应该和我妈能棋逢对手一下了吧,正当我跳的很卖力的时候,我发现我妈跟不上拍子,动作也有点僵硬,平常一眼就会的动作,即使来回反复一下还是吃力,遇到下蹲动作就当做没看见了,我还打趣的问她,你不是跳广场舞最厉害的老太太么,我妈说,这都多少年了,你这么一出去,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没完,你每天一个电话能解决啥啊,还不是问你个什么就嫌弃我这不懂那不明白的。

那个曾经精力无穷、严密她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女儿无论多大了一驼背还会被伊猛然一掌吓半死的妈妈,好像真的已经已经错过了。

祈祷第二天放礼炮的人们能稍微晚点起床,我发现我妈跟不上拍子(图4)

之前觉着烦的甚至过时的叮嘱,都是他们基于有限的人生经验,生发出的无限的爱。怎么说呢,和郭老师在一起,就不太能感觉到外面疫情凶险了。

祈祷第二天放礼炮的人们能稍微晚点起床,我发现我妈跟不上拍子(图5)

刚回家的时候我妈真的很暴躁,有时又突然搞温情袭击:“现在什么都不用你操心,你现在的唯一任务就是好好工作。”“你放心,老板不行你就回来,妈肯定能养得起你。”“姑娘,你压力别太大啊,工作咱图个开心。”而等你事儿都忙完了,她就会立刻换一副面孔:“一回家就挺尸,工作是不是也懒了!”“你嘴一直不闲着,吃完了就跟个弥勒佛似的,一躺一天。”“瞅你那样儿,好孩子都养别人家去了。”在这种反复无常的语录冲击下,每天的生存环境都格外严峻,一心想着要快点上班,在家不仅要面对定点给群里发创意文案,还要面对忽冷忽热的老妈。

我爸话也不多,经常钻厨房里,闷声炒饭,油烟机、炝锅还有我妈在客厅咋呼我的声音,以及吃完饭一家人快速的移动到姥姥家,和几个姨挤在一起弟弟们不停的拌嘴,其实这种生活我几乎每周日都能感受到,觉着过年其实也就那样。

直到我们小区戒严了,白天晚上格外冷清,家里中气十足的吵闹显得格外让人安心。

祈祷第二天放礼炮的人们能稍微晚点起床,我发现我妈跟不上拍子(图6)

我突然想到,很小的时候,姥姥还能亲自做腌肉、蛋饺;姥爷会带着家里的小孩祭祖放鞭炮,之后在零点钟声之后带着我们一起去吃麦当劳;我的爸妈整个春节都在为了打牌输钱吵架…那时候,我真的觉得过年很吵;而现在,我怀念那时候的一切嘈杂。不是我爸妈真的看我不爽,吵闹其实也是我们家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变得可能是我,把所有情绪都掏给客户之后换来重新做方案,觉着受了莫大的委屈,只希望别人能多给我一点体谅,可是需要体谅的是工作伙伴啊,而不是希望已经包容我很多的父母再三退让。

爸妈在我们这个年纪已经是爸妈了,可我们却常常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

在离开家回去上班的前一天,我妈蒸了一大锅的红糖馒头,因为她上次蒸完之后我连着吃了好多,冰箱里的菜也给我塞了大半,葱姜剥好了放在塑料袋里面,她说,市里面人多不安全,尽量就别出门了,还坚持把买的n95口罩给我塞了很多,我俩还因为这个发了脾气,但我觉着有点苦涩,我们都想把好的给对方,我没有变成当初说好的大人物,还是那个普普通通、不敢不努力的、小小的我,我能为你们做的事,还是那样那样的少。

祈祷第二天放礼炮的人们能稍微晚点起床,我发现我妈跟不上拍子(图7)

我感觉我家里其实真的算不上有多温暖,爸爸一直希望我能去一个他安排好的地方当,每次回家都是和一桌子弟弟妹妹们说,我在北京就是一个打工的,也是,难道在老家当就不是在给别人打工么。我爸总是很轻松的否定我的一切努力。这个春节依然没有变好,可以唯一的变量就是无论做什么黑暗料理她都愿意来尝一口。

我认真回忆了一下,好像我妈并没催过我结婚。这要感恩于她年纪轻轻就成家生子的经历,她形容自己当时的生活是“自己明明还什么都不懂,就要养活一个孩子。不负吧,实在不忍心,负吧,又真的不太会”

从这点上我还挺感谢她的。

祈祷第二天放礼炮的人们能稍微晚点起床,我发现我妈跟不上拍子(图8)

但相处,其实也就是那样,我爸回来觉着延期上班我是无业游民,可能他当军人习惯了吧,会很期待别人都按照他设计的轨迹发展,说一不二,但可能现在真的和我没什么好说的了吧,也是除了新闻之外,没有其他话题,和妈妈也是,我们都不想聊的太深,他们还是希望能让我在身边,过日子安稳,但是我爸每次讲话发言,总是需要别的伯伯来解围:孩子还小,长大就知道,我会越发的想要逃离。我们坐下来的谈心之后的结果就是双方又好几天看对方不爽,所以大家也就心照不宣。日子吃吃喝喝就好了,不要再有其他大的改变,就像我还是会去到外面,他们还是会觉着老家的生活是top1一样,他们经历过物资匮乏年代总结出的人生经验,并没有很成功的打动我。不要太涉及个人规划,这是我对家庭温暖最后的底线了。

拼尽全力离家,只想往外闯,越远越好,满怀着某种梦想,总觉得自己会过上不一样的人生。家乡那些被甩在身后的人和事都不要紧;多年过去,忙忙碌碌,磕磕绊绊,峰回路转,我们早就融入了异乡的生活,除了偶尔还惦记老家某一两种刻进味觉的食物,其实早已无法再回到原地。

祈祷第二天放礼炮的人们能稍微晚点起床,我发现我妈跟不上拍子(图9)

以上就是我几位朋友和家里的故事。

亲人与亲人之间,其实比朋友和朋友之间,更难遗忘与原谅。因为负累太多,纠葛深远。

但总归着,漫长的春节把我们自己舒适的、便捷的、现代的、有趣生活,与父母在家乡舒缓的、守旧的、充满人情味与喧闹感的人间烟火,连在一起,不再是各居孤岛。或者是和解、或者是学会了换位、甚至是大家装作还算是能过得下去的样子,这些都是在双方足够理解,愿意配合的基础上,不管之前你们过的怎么样,我觉着以后不太会有像这样长且没有外界打扰的相处时光了,这样的节日、这样的重聚,是人生在世最确切的一种幸福。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拍子

1.指拍打东西的用具。2.指计算乐音历时长短的单位。在节拍中,众多的音符都是以一拍为单位的,(这也叫做“单位拍”),这一个重要的时间段—一拍,就是音乐的基础,它是用指定的音符来代表的。也就是用各种不同的音符,比如二分音符、四分音符、八分音符等等,做为基础的一拍,然后有强有弱的循序渐进。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