萃篷时尚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荷尔蒙 >

爬山,登山这个词的数据下降了,为什么,而我还有机会吗,呵呵,还在流行

时间:2020-08-01 21:06来源:互联网 作者:小狐

这朵菊花好好看啊!

有一说一,这朵明显没有上次我们看到的那朵好看。

小姐,那是你的想法好不好,我个人认为,这朵最好看。

哈哈哈哈哈,你说的也对,每个人有自己的审美。

呵呵/:这就对了。

提问:以上两个人在做什么?

A、友好品评菊花

B、认真仔细讨论

C、互相阴阳怪气

如果是十年前,估计大部分人都会选择前两个答案。但在今天,当一段对话里包含了呵呵、有一说一、/:个人观点这些在互联网上别有意味的词汇,阴阳怪气的感觉就扑面而来了。更别说他们讨论的还是这些年已经完全变了引申义的菊花—再也不是隐居名士的代表了。

爬山,登山这个词的数据下降了,为什么,而我还有机会吗,呵呵,还在流行(图1)

今天说菊花,你想到的一定是身体器官

这些词,在互联网失去了原意

一部《隐秘的角落》大火,带起了多少流行词?

爬山,登山这个词的数据下降了,为什么,而我还有机会吗,呵呵,还在流行(图2)

尽管这些短句当下就已经有了退烧的迹象,它的影响力却已经被证明了。在支付宝搜索的一句话新闻里,登山这个词的数据下降了 40%,想爬山的人真的少了。

爬山,登山这个词的数据下降了,为什么,而我还有机会吗,呵呵,还在流行(图3)

@人类星球观察员 不久前还号召过网友一人留一句过时的网络用语。打开评论区,你就能迅速被那些饱含时代风霜的流行词和网络用语带回十年前,回到那个互叫 GG、MM,道别还说 886 的年代。

其中有不少和社会事件相关的我爸是李刚和一百块都不给我;充满中二气息的在下叶良辰和你若折我姐妹翅膀,我必毁你整个天堂;在网络变为梗,二次发酵的元芳,你怎么看?蓝瘦,香菇!喊你回家吃饭。

爬山,登山这个词的数据下降了,为什么,而我还有机会吗,呵呵,还在流行(图4)

再加上开车、有 1 吗、老司机、菊花这类和相关调侃词的爆火,让本身中性的词语多了一些不言自明的含义。这些词相较原先裸露、直接的表达多了些趣味和含蓄,已经被人们习惯且接受,甚至在部分人眼里已经完全替代了原先的意义。

而呵呵、公知、有一说一、不会吧不会吧这些本身不带负面情绪的正常词汇在这种变化中也失去了原意,从普通词变成了嘲讽词。这类词语,就属于被互联网毁掉的词语。原意在网络环境中被改变,让它们很难在正常对话中出现,一旦出现在对话中,负面讽刺的情绪就让人难以忽视。

爬山,登山这个词的数据下降了,为什么,而我还有机会吗,呵呵,还在流行(图5)

有人认为这是 2020 年最恶心人的网络句式. 图片来自:跳海大院

阴阳怪气的网络词毁了对话,有的网络流行词却能让人相视一笑。

疫情期间,媒体发XX 地全是 0就会引发部分年轻人的调侃;要是说菊花是你最喜欢的花,更会得到数个颇有深意的微笑;皮皮虾这种美味的海鲜在游戏王 YGOcore 发散后也变成了一个梗,尽管大家不知道为什么走还要带上皮皮虾,但却对它衍生的表情包接受良好。

而随着皮皮虾这个流行词被网友逐渐遗忘,它也可以开心地回去继续做虾蛄了。但像 0、菊花、呵呵、有一说一、肝、佛系、肥宅快乐水这种词,却已经有了新的含义,直到今天依然有着旺盛的生命力,它已经被人们所记住,再也做不回一个单纯的词语了。

爬山,登山这个词的数据下降了,为什么,而我还有机会吗,呵呵,还在流行(图6)

快闪流行词,打碎再融合

像爬山和我还有机会吗?这种词语和短句大多有着夏日限定的意味。通过一部剧、一个热点新闻衍生出当下大火的词语。他们可以在短时间内迅速爆火,但生命短暂,一个月之后再说同样的词,别人可能觉得你好土。

哪怕是一百块都不给我这种涉及嫖资纠纷,属于最易传播的调侃短语也没办法火过一季,变为当季限定。这样的流行词似乎就能看作快闪词,它在一个有剧情设置的背景中迅速飘红,但由于生活中缺少实际应用场景和词语文化,也会被迅速被遗忘。

爬山,登山这个词的数据下降了,为什么,而我还有机会吗,呵呵,还在流行(图7)

当事人被称为百元哥,当时被用作乙方向甲方要钱的代表表情包. 图片来自:Pinterest

这类词快闪过后就是一地鸡毛,既在一定程度上了词语本身的含义,也没能让流行词的新含义被继续流传。

但成功的流行词也不是没有,它们被创造,被打碎,但最终变成了一个完整的融合词汇。这种在使用过程中改老词、造新词、取新意的词语应用范围最广的就是 OK。

OK 这个词是世界上最具辨识度的词汇之一,但很少有人知道,OK 也是一个流行语,它是 all correct 的缩写,源于美国《波士顿晨邮报》的一次大胆尝试,把all correct 写成了oll korrect,再取其两字缩写为OK。

经过传播,OK 变成了今天全球通用的流行词。

爬山,登山这个词的数据下降了,为什么,而我还有机会吗,呵呵,还在流行(图8)

今天已经没人觉得OK是一个流行词了,它成了人人都能理解的一种词语表达。而网络时代能流传的流行词,也是在特定的语境中,符合了使用者的需求,才能活到现在的。

他们和当下的文化现象和个人选择有相契合之处,这才是它们能扛过流行词短暂的几个月,到今天仍有生命力的重要原因。

爬山,登山这个词的数据下降了,为什么,而我还有机会吗,呵呵,还在流行(图9)

佛系是一种态度

Gilles Fauconnier 和 Mark Turner 把这称为概念混合。这一理论认为,日常生活中存在不同场景的元素和关系会在一个潜意识的过程中被混合。概念混合的情况在语言和思维中是很常见的,它就像 meme 一样,是对思想的文化传播进行单一描述的尝试。

如果说限定的快闪词是被催熟的,那能够活下来的互联网流行词就是有文化根基的,它在某一方面契合了大众的想法,满足了一种延展的、更有代表性的表达,被众人所接受,为规范的书面语做了补全。

补全书面语,时代的针脚

任何语言的诞生,都会有正面和负面的词汇一起出现。网络流行语中也有很多词语带有强烈的人身攻击感或是侮辱属性,这种词语,我们不推荐大家使用。但这一点,是任何语言天生具有的属性,跟是不是网络流行语没有直接的,网络只是一种传播途径而已。

就像是学语言时最先学会的是总是脏话一样,在网络流行的网络词也是脏话跑得最快。今天,在任何时候后面加上逼或婊就成了一个新词汇,像是部分观众在《乘风破浪的姐姐》时就把蓝盈莹骂做奋斗婊,把加班发朋友圈的人骂做奋斗逼一样,含义不言自明。

爬山,登山这个词的数据下降了,为什么,而我还有机会吗,呵呵,还在流行(图10)

部分网络词语在发展过程中有了粗俗或贬低的含义,但这并不是网络语言的特征。给网络流行语写注解的小鸡词典创始人黄宇帆就认为这是语言天生的属性,把它怪罪给网络实在是没有道理。这就像是人工智能有性别歧视、人种歧视后,大家选择怪 AI 一样,但原因本不在工具身上。

在黄宇帆看来,网络流行语不是对语言的,而是对书面用语的一种补全。在网络环境中,没有肢体、表情、语气的辅助,很容易让现实生活中正常的呵呵笑变为讽刺。这种时候,网络用语情感和用意的表达远比书面语要丰富,它们的使用能比书面语多一层情绪,奥利给就是好例子。

当我们想形容一个人很不靠谱,或是做了很不着调的事,也可以说这个人真狗。单一个狗字,就足以把那种气愤、委屈、哭笑不得、居然还能有这种操作的内心表现得淋漓尽致。

爬山,登山这个词的数据下降了,为什么,而我还有机会吗,呵呵,还在流行(图11)

网络词语的最高境界大概就是表情包,让单一的词语也能拥有表情包同样量级的情绪表达。一方面你捞不回词义已经被严重的呵呵,另一方面你也没办法预料下一个拥有群众基础的流行词是什么?

从 GG、MM 到小、小姐姐,从杀马特到渣男锡纸烫,网络用词的诞生是表达的一种自我进化,它甚至代表了一种历史文化,是一代人的青春回忆。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流行

一种普遍的社会心理现象,指社会上新近出现的或某权威性人物倡导的事物、观念、行为方式等被人们接受、采用,进而迅速推广以致消失的过程。又称时尚。流行涉及到社会生活各个领域,包括衣饰、音乐、美术、娱乐、建筑、语言等。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