萃篷时尚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 >

泪目,我的遗体捐国家,援汉医护人员讲述亲历故事

时间:2020-04-05 18:14来源:互联网 作者:小狐

泪目!曾经写下“我的遗体捐国”的他走了,援汉医护人员讲述亲历故事

徐燕平医生,是浙江省杭州桐庐人,家中没有兄弟姐妹,属于独子,大年初一出发前往武汉之前前,他怕自己的父母担心,就没有告诉自己的父母亲,只是跟同为医护人员的爱人交谈了一下。

泪目,我的遗体捐国家,援汉医护人员讲述亲历故事(图1)

徐燕平医生回忆说:“我那天晚上,只是简单和我的爱人聊了一下,外面还有多少债务。别人和我们之间还有多少财务问题,我都同她讲了,讲完了以后,我又告诉她你先不用这么伤心,万一真的不幸,我被感染了,相信我还是有时间跟你讲的。”

但是,队伍出发前,徐燕平的父母还是知道了这个,他们给儿子打了一个电话,只说了两点:一:安安心心去,家中一切都有父母,二:身体第一。

泪目,我的遗体捐国家,援汉医护人员讲述亲历故事(图2)

带着家人的牵挂,徐燕平和队友们开始了奔赴千里之外的武汉的行程,他们支援的是华中科技大学附属普爱医院,也就是武汉市第四医院古田院区。

徐燕平医生,从刚开始踏入医院,到如今已经14年了,常年都在重症病房工作。所以,我们用“见惯生死”来形容他毫不为过,徐燕平医生自己可能没有想到,这次自己在武汉会遭遇一场让他一辈子都刻骨铭心的救援。

泪目,我的遗体捐国家,援汉医护人员讲述亲历故事(图3)

2月12日,徐燕平参与了,负责转运一名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在救护车上,他竟一手抱着两个40公斤重的氧气钢瓶,一手拉着救护车的把手,很是艰难地维持着自己的身体平衡,看着如此拼命的医护人员,尽管身体很吃力,这名转运患者,还是忍不住为徐燕平和同车的医护人员竖起了大拇指。

这名重症患者的名字叫老肖,47岁,就在转运出发之前,呼吸不稳的他,用之颤巍巍的手写下了两行大字:“我的遗体捐国家,我老婆呢?”

泪目,我的遗体捐国家,援汉医护人员讲述亲历故事(图4)

老肖留下的这两行字,一度让无数人泪目。遗憾的是,转院之后的第2天,老肖就因病重医治无效去世了。

徐燕平说:“其实在老肖转院的那一刻,我们实际上大家内心都知道这个病人好起来机会是非常非常渺茫了。但是,总希望会有那么一个奇迹出现。所以有一天晚上上班的时候,我给老肖的爱人打了个电话,她爱人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就跟我讲,小徐,老肖走了,…”

泪目,我的遗体捐国家,援汉医护人员讲述亲历故事(图5)

所以我觉得,那么多那么多医护人员都在帮他,但是,到最后人还是没了,我们感觉到非常的遗憾,老萧能够在如此艰难的时刻,居然能够想到把自己的遗体捐献给国家做研究部,我认为这个病人,值得我们所有的医护人员尊重。

虽然,老肖已经走了,但是,他的家人和朋友们一直感恩,那些所有努力救助过他的医护人员。就在医疗队准备返回杭州的前一天,老肖的妻子还专程赶来与大家告别,每一位医生,每一位护士,她都用拥抱和泪水表达自己心中的不舍和感恩。

泪目,我的遗体捐国家,援汉医护人员讲述亲历故事(图6)

回顾这段往事,徐燕平说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老肖的家人,能够尽快地走出伤痛,回归到宁静的生活。

而在武汉的这两个月期间,徐燕平医生和每一个医疗队队员,其实每一天都在见证武汉人民的坚强与善良。徐燕平说:“与其我们拯救了武汉,其实还不如说我们整个医疗队和武汉的患者,武汉人民是在抱团取暖”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徐燕平

徐燕平,男,1963年9月生,汉族,上海市人,中共党员,1985年7月参加工作,大学,法学学士。 现任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检察长,上海市人民检察院上海铁路运输分院检察长。

延伸 · 推荐

泪目,如今的她在武汉金银潭医院北三病区

感觉他长大了,希望他会理解我的行为,也希望我的行为能引发他对未来的思考,学习是为了什么,将来想要成为怎样的人。记者 应琛“过年前夕,武汉爆发了‘新型冠状病毒’妈妈爸爸在讨论之后决定过年不出去旅游了,我...

医护人员的家庭又把自己的爸爸

回顾三月份的新闻人物,最值得书写的是谁呢?琢磨这个问题时,我想起了钟南山院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的一句话:“我们国家的绝大多数医务人员,从来就是白衣天使。在不同的时候,在不同的状态下,他们的表现就看得出来...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