萃篷时尚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 >

钱穆,电视机对我们生活有作用

时间:2020-12-02 10:08来源:互联网 作者:小狐

我试再讲到中国的“艺术”“道义世界”与“机器世界”之外,还有一个“艺术世界”艺术在“心”“物”之间。由心透到物,而后有艺术之发现。譬如音乐,弹琴吹笛,都要物质。即如唱,也要用嗓子,嗓子是人身一机器,也是物质。然而唱出声音中有心,要由心发出的声才能感动人。就听音乐的人来说,受感动的是我的心,并不是我的耳朵。乐声跑进了我的心,不仅是跑进了我的耳朵,才能使我摆脱物质世界的一切,而得到一个艺术境界,使心安乐。中国文化传统里面艺术境界之超卓,也是了不得。

中国人生活上的最长处,在能运用一切艺术到日常生活中来,使“生活艺术化”便也是一种心生活。纵使吃饭喝茶,最普通最平常的日常人生,中国懂讲究。所谓讲究,不是在求吃得好、喝得好,不是在求饭好、菜好、茶好、酒好,而更要是在一饮一食中有一个“礼”中国古人讲的礼,其中寓有极深的艺术情味,惜乎后来人不能在此方面作更深的研求与发挥。即在饮膳所用的器皿上,如古铜、古陶、古瓷,其式样、其色泽、其花纹雕镂、其铭刻款识、其品质,乃至其他一切,皆是一种极深的艺术表现。直到今天,此等器物几乎为全世界人类所宝爱。然而其中却寓有一套中国传统的文化精神,寓有中国人心的一种极高造诣,这些都超出于技术艺能之上。别人虽知宝爱,却不能仿造。科学上所发明的机器,作用大,但可仿造,而且一学便会。

钱穆,电视机对我们生活有作用(图1)

发明机器诚然要极高的心智,而制造机器则仅是一项技术,而且机器造机器,所需人力也少,而在机器中,也并不能寓有人的个性,即是说心生活并不在机器中。至于艺术便不然,凡属艺术品,必然寓有人之“个性”纵使模仿的艺术,依然还见有个性。使用机器,不要个性;欣赏艺术,则仍寓有个性。所以机器世界人在外;艺术世界人在内。机器无生命;而艺术有生命。要学绘一幅画,要学拉一张琴,须得把自己生命放进去。因为它是艺术,需要从人的心灵里面再发现。每一件艺术即是一人生。须能欣赏艺术,才能创造艺术。“艺术”与“人生”紧贴在一起。制造机器不先要经欣赏,艺术不同,非经欣赏不再现。如梅兰芳唱《霸王别姬》你也来唱《霸王别姬》你须先能欣赏梅兰芳,把你自己生命先放进,再能唱。再唱得最像,仍与初唱者不同,因其各有个性。机器仿造可以一模一样,无区别。这是艺术世界与机器世界之大不同所在。机器世界是偏“物”的;艺术世界是偏“心”的。机器世界在“改造”自然;艺术世界则在自然之“心灵化”心灵跑进自然,两者融合为一,始成艺术。

天地间有高山大水,这是天地间一大艺术。“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智者动,仁者静。智者乐,仁者寿。”人的德性和自然融合,成为一艺术心灵与艺术人生。中国文化精神便要把外面大“自然”和人的内心“德性”天人合一而艺术化,把自己生活投进在艺术世界中,使我们的人生成为一艺术的人生,则其心既安且乐,亦仁亦寿。

又如中国人的亭园布置,只在家里庭院的一角落,辟出了一个小天地,一花一草,一亭一阁,莫非艺术境界。甚至亭阁中所陈设一桌一椅、一杯一碟、一花瓶、一竹帘,种种皆见艺术心灵。又如造一桥,修一路,皆经艺术设计。画一幅山水花鸟挂在房间,只是一株垂柳、一双飞燕、一个牛亭、一只渔船,也便如这个艺术世界就在身旁。中国的画境,有自然必有生命,有生命必有自然。如杨柳燕子、如野村渔艇、如芦雁、如塘鸭,要以自然为境,生命为主。此生命则安放在艺术境界中,而自得其乐。这即是中国文化精神与文化理想在艺术中之透露。

钱穆,电视机对我们生活有作用(图2)

我非常欢喜中国式的园林,而说不出其所以然。有一次我在加拿大多伦多游一园林,乃是模仿中国式的,里面一棵苍松,旁栽一株稚柳。我忽然心领神会,苍松愈老愈佳,稚柳愈嫩愈好,两相衬托,那是自然,而同时亦即是艺术。那自然已经过了人的心灵的培植和布置。艺术中的自然,虽经改造,而仍见其极自然,别具匠心,而不见有斧凿痕,只见是天工。机器世界则是人了自然来供人“使用”艺术世界乃是人“融化”进自然来供人“享受”因此艺术似乎没有使用价值,只有享受意味。

一幅画挂在墙上,和一架电视机放在屋里,岂不大相殊异。墙上的画,可以和你心灵相通,主客如一;电视机对我们生活有作用,无意义。机器和人生中间总是有隔膜,互不通气,没有情感。你须打开那电视机,看它所播送,始有意义价值可言。那已是超过机器,进入另一世界了。但一幅画只要你旦夕凝玩,却觉意味无穷。即如你晚上睡觉,一副枕头上面还绣上一对鸳鸯,或一丛竹子。中国人总要把你整个日常人生尽量放在艺术境界中,而使你陶醉,而使你不自觉。

中国的平剧,也是把人生完全艺术化了而表演出来,场面图案化,动作舞蹈化,唱白音乐化,整个人生艺术化,而同时又是忠、孝、节、义,使人生“道义化”台上布景愈简单愈好,甚至于空荡荡地,这是要你摆脱一切外在条件,一切环境限制,自由自在,无入而不自得。中国戏剧中最难说明的是锣鼓,一片喧嚷嘈杂,若论音乐,那却很像粗野,但此乃是象征着人生外面的一切。一道歌声在此喧嚷嘈杂中悠扬而起。甚至演员跑进跑出,每一台步,每一动作,每一眼神,都和那锣鼓声无不配合。中国人生正是要在此喧嚷嘈杂的尘世中而无不艺术化。中国舞台上的表现,极规律,极机械,但又极自然。可见艺术世界不仅在享受,同时亦在表现。即表现即享受;即享受即表现。不论台上演员,即台下观众,享受中亦有表现,欣赏也即是心灵的表现了。

以上说明了中国文化中所创出之艺术世界之意义与价值。但今天则西方的机器世界大浪冲来,把我们的艺术世界冲淡冲破了。我们固不能也不该拒绝机械世界之进来,但我们仍当保留此艺术世界,要使艺术世界和机器世界再相配合,这可造成一更高的精神界,这将是中国文化更进一步之完成。今天的我们,好像只看重了科学和机器,忽略了在科学与机器世界之后面,还该另有一世界,那就要不得。

钱穆,电视机对我们生活有作用(图3)

中国人一向讲究的“礼乐”也是一艺术。礼乐可以陶冶人性,使人走上心生活的理想道路上去。礼乐并不与生活脱节,也不是来束缚生活,乃是把礼乐融铸到生活中间而成一种更高的人生“艺术化”与“道义化”

西方的,也必配有一套礼乐,跑进礼拜堂,要跪要唱。有钟声,有画像,这些都是艺术,亦都是礼乐。今天西方虽则科学发达,但到底废不了。走进礼拜堂,弯一弯腰,唱一首诗,听一声钟,一切使人获得解脱。不要说死后灵魂上天堂,这一番礼拜,便已如上了天堂般。佛教要空去一切,但也废不了礼乐、钟声、鼓声、膜拜、号唱,哪一样不是礼乐?进入和尚庙,也如进入教的礼拜堂,总是进入了一个“礼乐世界”从前北京大学校长蔡孑民先生曾主张艺术代替,艺术是不是真代替呢?那是另一问题。但艺术总可算是中的一部分,而且是不可轻忽的一部分。

在中国文化中,没有发展出。中国人的礼乐,乃是与“艺术”之合一体。但后来没有好好发展,几乎把礼乐仍归并到里面去,像佛教与道教,那是中国文化本所理想,未能充足表现之一缺憾。

有人说,一神教是高文化的,多神教是低文化的,那不过为信奉一神教者之偏见。多神教、一神教,究竟哪个高、哪个低,不是一句话可以评定。中国人信奉多神,却是艺术意味胜过了意味。超过了人生来发展的便有与科学;本原于人生来发展的便有艺术与礼乐。有一个机械世界,同时亦该有一个艺术世界。有一个礼乐世界,同时更该有一个道义世界。中国人从前对艺术世界创造之伟大,对道义世界特别加之以重视,今天我们希望它能复兴,而一方面又须能接受机器世界,把来融和合一于中国旧有之艺术世界、礼乐世界与道义世界中,那是复兴文化一个应有的前景。

艺术世界、礼乐世界、道义该属于“心”世界,也可谓是精神世界。什么叫“精神”呢?凡从个人心里流出来的,便可叫精神。机器世界从科学家心灵创造出来,科学也可代表一种精神,但机器造出以后,此项精神便没失于物质之内,由是用机器再造机器,不用再花很多精神。人坐在机器旁,服侍那机器,那机器自会活动,在旁的人只要不打瞌睡便行。艺术世界不同,须不断要从心灵中创造出来。学唱学画、一笔一钩、一声一字,须懂得要从心灵中流出。画家一幅画,作曲家一部曲,代代流传,不断临摹,不断演奏,前代后代,此曲此画之内在精神则依然存在,这就是精神世界。

钱穆,电视机对我们生活有作用(图4)

今天我在此讲话,这个讲堂这许多人,都在物质世界机器世界中。可是诸位听我讲,在诸位心里发生了一个交流作用,这一交流看不见,摸不着,那就是一个精神世界。我讲这些话,也不是我一人这样讲,乃是我吸取了上世以来无穷的心,慢慢儿堆积在我心里,渐渐变成了我心之所想所悟,才把来讲出。或许此所讲,亦可传下去,递有变化。这就上无穷,下无穷,常是存在着,流动着,变化着,这就变成为一精神世界了。

我们在身生活之外有心生活,便该在物质世界之外有精神世界。过去人的心能与现代人的心相通,上下古今融成一个“大心”这个大心能通天地,亘古今,而自存自在。天地没有心,人类可以帮它安上一个心。身有限,心无限。若单从物的一面讲,则空间有限,时间也有限。若转从心的一面讲,则成为空间无限,时间也无限。从物世界过渡到心世界,那是人人可能的。若能进入此心世界,此心自安自乐。如孝,也是一精神,“孝子不匮,永锡尔类。”一切道德仁义,也全从人类心里流出。仰不愧,俯不怍,只是一心,即是一精神界。进入此精神界却人人能之。不比艺术,还是有能有不能,不一定人人能在艺术世界中安身立命。所以中国人看重此道义世界与精神世界,又胜于看重艺术世界。

中国古人讲三不朽,立德、立功、立言。科学家可算是立功,但科学家不是人人能做。艺术家可算是变相的立言,那是无言之言,但也不一定人人能做。立德则是进入了精神世界,而是没有条件的人人能做,所以中国文化中所理想之人的生活,还是以“道义”为主要。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艺术

艺术,迄今还没有公认的定义。通常认为,艺术是用形象来反映现实但比现实有典型性的社会意识形态,包括文学、书法、绘画、雕塑、建筑、音乐、舞蹈、戏剧、电影、曲艺、电子游戏(第九艺术)等。艺术离不开人,真正的艺术是一个人对自身精神与情感的抒发与表达,所以谈论艺术,不能不从精神与心理层面去考查。真正的艺术是能够陶冶情操、培养性情的,比如古人实践了二千年的艺术——唐诗、宋词、昆曲等。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