萃篷时尚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方式 >

Vivianne应翠剑在杭州的蝶居,豪宅,装修公司解散了,当时我摆放的时候简直要哭了

时间:2020-07-31 18:05来源:互联网 作者:小狐

Vivianne应翠剑在杭州的蝶居,豪宅,装修公司解散了,当时我摆放的时候简直要哭了(图1)

Vivianne应翠剑在杭州的“蝶居”

前后花了五年装修。

开工半年后,装修公司解散了。

住进去没多久,泳池的水变绿了。

墙面开始剥落。

园林设计也更改了三个方案......

施工完成的那一瞬间,她大哭了一场。

Vivianne应翠剑在杭州的蝶居,豪宅,装修公司解散了,当时我摆放的时候简直要哭了(图2)

应翠剑

COCOON品牌创始人、艺术收藏家

应翠剑来自浙江浦江的一个小乡村。

19年前她白手起家,创立自己的服装品牌。

21岁时,就拿下“中国十佳服装设计师”的奖项。

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获得者。

Vivianne应翠剑在杭州的蝶居,豪宅,装修公司解散了,当时我摆放的时候简直要哭了(图3)

Vivianne应翠剑在杭州的蝶居,豪宅,装修公司解散了,当时我摆放的时候简直要哭了(图4)

Vivianne应翠剑在杭州的蝶居,豪宅,装修公司解散了,当时我摆放的时候简直要哭了(图5)

除了一家三口在市中心的家。

“蝶居”是她的第二居所。

也是她专门为自己和家人打造的一片天地。

拥有700㎡的室内空间和1000㎡的花园泳池。

在这里,她实现了理想中的生活方式

与十几年来收藏的艺术品一起生活。

家里目之所及都是艺术作品,共100余件。

7月中旬,一条到蝶居拜访。

Vivianne应翠剑在杭州的蝶居,豪宅,装修公司解散了,当时我摆放的时候简直要哭了(图6)

这个家开工半年后,正好是2015年过年,我来看房子,没想到里面一个人都没有。我打电话给负责人,他说:“应小姐不好意思啊,忘记跟你说了,我们都不在这家公司了。”

我的房子就被撂在那里了。正好建筑师闺蜜一起来看,大门钥匙就被丢在了左手边石头下,里面是一片泥坑,闺蜜说:“卖了吧。”

一片荒地,我怎么卖,我认为都是我没有完全参与进来,问题才会发生。于是后来我周一到周五工作,周末穿着工服就跑到工地来装房子。一会儿墙壁漏水了,一会儿游泳池突然变绿了,园林设计也换了三个。我告诉自己“不能生气,不能生气”放慢一点,慢慢来,就一下用了五年。

Vivianne应翠剑在杭州的蝶居,豪宅,装修公司解散了,当时我摆放的时候简直要哭了(图7)

其实这个房子我十年前就买下来了,当时跟风嘛,经济环境也好,大家都觉得要置业,要买一个别墅。还有一种想象是,总觉得将来有一天一家子要生活在一个大房子里面。但当时的工作和生活其实不需要太大的空间,所以就一直闲置着。

一直到五年前,再不动这个房子的话,可能都要慢慢地出现破损、生锈,花园也要长成野草园了。而在这之前,我开始了艺术品收藏,所以我期望改变一种生活方式。

Vivianne应翠剑在杭州的蝶居,豪宅,装修公司解散了,当时我摆放的时候简直要哭了(图8)

我希望我的家像一个小型美术馆,拥有干净、简约的墙壁,安放我收来的各种跨界的物件和艺术品,完全融合在一起。

Vivianne应翠剑在杭州的蝶居,豪宅,装修公司解散了,当时我摆放的时候简直要哭了(图9)

总共有1700㎡左右,700㎡的居住空间外加1000㎡的花园和泳池。一层是公共空间,二层是私人空间,地下还有SPA室和影音厅。

Vivianne应翠剑在杭州的蝶居,豪宅,装修公司解散了,当时我摆放的时候简直要哭了(图10)

100件艺术品的家

一进玄关,先看到一件展望的作品,是不锈钢做的假山石。

原先在我的脑海里面,我一直想要把它放在花园里,跟绿植和水面形成一个呼应。但是直到它搬进这个房子的那天被放在了玄关,我转念一想,不如就放在这不要动了。而且我不想它出去被风吹雨晒,我舍不得。

玄关右侧的屏风是个很老旧的物件,当时我摆放的时候简直要哭了,因为屏风要一片一片装上去,装上去以后位置就不能动,不然会错位,所以我们花了好几个小时,一直到深夜才把它弄好。我说今天一定要把它弄好,弄完才能休息。

Vivianne应翠剑在杭州的蝶居,豪宅,装修公司解散了,当时我摆放的时候简直要哭了(图11)

一层公共空间里,玄关右侧是客厅。来自张恩利的《通风口》我很喜欢他创作中有大量生活化的题材,空调出风口、绳子、木头片,但是整张画看起来又非常优雅。

以它为一个核心,我开始寻找哪些其他的艺术品可以与之搭配。包括我选购沙发,也挑了两年,因为我希望沙发它一定是无色的、棉麻布的,让人感觉很轻松,同时可以在这个空间里面隐去,来突显艺术品。

Vivianne应翠剑在杭州的蝶居,豪宅,装修公司解散了,当时我摆放的时候简直要哭了(图12)

Vivianne应翠剑在杭州的蝶居,豪宅,装修公司解散了,当时我摆放的时候简直要哭了(图13)

这个茶几其实不是茶几,是徐震的作品《天下》放在地上是因为它实在是太重了!

当时四五个汉子把它搬进来,有四五百斤重,我也帮手拖进来,我觉得放在哪儿都不合适,于是就先放在了客厅中央。没想到效果还不错,我就定做了四个角放这儿不动了。

一开始有人还会把它当成茶几,在上面放着水杯,但我越想越不好,我希望坐在这里的人们能完整欣赏到这件作品,于是后来就在旁边放了几个移动小茶几。

Vivianne应翠剑在杭州的蝶居,豪宅,装修公司解散了,当时我摆放的时候简直要哭了(图14)

客厅里第三件重要的作品是Antony Gormley的雕塑。这个英国的艺术家非常擅长将自己的雕塑作品放置在室外,与环境融为一体。但我选择把它放在这个窗边,连接室外和室内的景色。

Vivianne应翠剑在杭州的蝶居,豪宅,装修公司解散了,当时我摆放的时候简直要哭了(图15)

Vivianne应翠剑在杭州的蝶居,豪宅,装修公司解散了,当时我摆放的时候简直要哭了(图16)

玄关的左侧便是用餐区,这个区域我用了几幅大幅抽象作品装点。

Vivianne应翠剑在杭州的蝶居,豪宅,装修公司解散了,当时我摆放的时候简直要哭了(图17)

其中刘韡老师的作品《大竹》是我最有感触的一件作品。它令我想起我小时候生长的环境,因为我在农村长大,家是一个小山村,背后有一大片的竹林,我童年时代是在那片竹林里面度过的,所以我对竹子有着很深的感情。这件作品第一眼就打动了我。

Vivianne应翠剑在杭州的蝶居,豪宅,装修公司解散了,当时我摆放的时候简直要哭了(图18)

Vivianne应翠剑在杭州的蝶居,豪宅,装修公司解散了,当时我摆放的时候简直要哭了(图19)

穿过客厅到了书房。这个房间摆放的都是肖像作品,另一个特点就是混搭的家具。比如古典沙发和现代椅子的搭配,刺激眼球,但并不突兀。

Vivianne应翠剑在杭州的蝶居,豪宅,装修公司解散了,当时我摆放的时候简直要哭了(图20)

Vivianne应翠剑在杭州的蝶居,豪宅,装修公司解散了,当时我摆放的时候简直要哭了(图21)

上到二楼,是私人空间。

在主卧套房中,小书房面对的是一个半开放的环境,工作、看书时能看到室外的泳池,视野开旷。

Vivianne应翠剑在杭州的蝶居,豪宅,装修公司解散了,当时我摆放的时候简直要哭了(图22)

Vivianne应翠剑在杭州的蝶居,豪宅,装修公司解散了,当时我摆放的时候简直要哭了(图23)

套房里我想重点讲两件艺术品。第一件是1920年代Paul Swan的古典油画,画面细腻,色调浓郁,和旁边的丝绒沙发也很搭配。

Vivianne应翠剑在杭州的蝶居,豪宅,装修公司解散了,当时我摆放的时候简直要哭了(图24)

另一件就是我卧室里的王思顺的大理石作品,抽象画的质感,让我一看到它心就平静下来了。

Vivianne应翠剑在杭州的蝶居,豪宅,装修公司解散了,当时我摆放的时候简直要哭了(图25)

再往地下走,是娱乐、放松的空间。因为通道窄又长,且采光不好,便将这设定为展示摄影作品的走廊,两侧的墙面,一边是森山大道的三幅照片,另一边是深濑昌久。

森山大道我见过他两次了,第二次是在巴黎大皇宫的门口,他坐在台阶上抽烟。那时候他年纪已经很大了,估计很少再有出远门的机会。我在他身边看着很多年轻人来签名,他其实是个很害羞的人,但眼睛里藏满了感情。

Vivianne应翠剑在杭州的蝶居,豪宅,装修公司解散了,当时我摆放的时候简直要哭了(图26)

10年收藏之路

我小的时候就很喜欢艺术,但从小在农村长大,也没什么机会接触艺术。直到有一天,我上海的表姑来看我,她就教我画画,画仕女图。我的表哥毕业于中国美院,是水墨画家,我就师从表哥去学画画了。

13岁梦想自己成为一名时装设计师,1998年从浙江丝绸工学院(现浙江理工大学)毕业后,在2001年创办了自己的服装品牌COCOON。绘画变成了我心底深处的一种渴望,一个梦想,我觉得通过收藏当代艺术,可以跟我的这种渴望和理想建立某种连接,会令我感到非常安心。

Vivianne应翠剑在杭州的蝶居,豪宅,装修公司解散了,当时我摆放的时候简直要哭了(图27)

2011年的时候,我去纽约的帕森斯学院游学。那是一段改变我的时期,我在那时结识了很多的艺术家,平时除了上课就是去周围看展,接着我看了大量的书学习,从贡布里希《艺术的故事》开始。

Vivianne应翠剑在杭州的蝶居,豪宅,装修公司解散了,当时我摆放的时候简直要哭了(图28)

Vivianne应翠剑在杭州的蝶居,豪宅,装修公司解散了,当时我摆放的时候简直要哭了(图29)

珠宝艺术家里我最喜欢Cindy Chao,她的作品有很多大自然的元素,蝴蝶、蜻蜓、枫叶、兰花等等,都拥有雕塑般的形态。

我收藏的也都是和我个人喜好很相关的。比如这对树叶形态的耳环,就让我想起16岁一个人到杭州,骑着自行车骑过南山路,骑过中国美院,四周都是白桦树包围,地上落满了黄色的叶子。

Vivianne应翠剑在杭州的蝶居,豪宅,装修公司解散了,当时我摆放的时候简直要哭了(图30)

Vivianne应翠剑在杭州的蝶居,豪宅,装修公司解散了,当时我摆放的时候简直要哭了(图31)

我也十分喜欢古董家具。玄关处19世纪意大利柜子、餐厅里由十几种大理石镶嵌而成的餐桌、书房里路易十六时期的古董椅。

这个家最大的特点就是艺术品了,是我这十几年陆陆续续收藏的,而我的第一要求,是它们能如何与我生活在一起。

Vivianne应翠剑在杭州的蝶居,豪宅,装修公司解散了,当时我摆放的时候简直要哭了(图32)

我并不觉得自己是个资深藏家,还是个初学者。我记得有一次遇见艺术家岳敏君老师,我问他如果偏向于收一些年轻艺术家的作品,这个路径行不行。他说:“你收当代艺术,很多艺术家还很年轻,跟着他/她一起成长,将来你会因为自己眼光很好而感到惊喜。如果没有增值很多,也不会因为收藏投资花很多钱而感到压力很大。”

如果能参与年轻艺术家的成长,其实也是在参与、创造一种文化。

Vivianne应翠剑在杭州的蝶居,豪宅,装修公司解散了,当时我摆放的时候简直要哭了(图33)

Vivianne应翠剑在杭州的蝶居,豪宅,装修公司解散了,当时我摆放的时候简直要哭了(图34)

有很多藏品也是我参与慈善拍卖得来的,2008年时,我作为一名女性、一名母亲,感同身受,我希望给孩子们带来一些希望,于是就开始参与慈善,帮助建立希望小学。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