萃篷时尚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方式 >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

时间:2020-12-01 22:36来源:互联网 作者:小狐

10年前从平面设计师转行做陶艺。

为了学习技法。

一度处于“抛夫弃子”的状态。

过着上海与景德镇的双城生活。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1)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2)

今年初,她搬回上海。

将自家阁楼改造成了工作室。

还打造了专门的电窑。

一边做全职妈妈,一边做陶。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3)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4)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5)

她摸索出模具成型的方式。

搅合不同的泥巴。

烧制出带有自然风化效果的绝美花器。

作品还受到了著名茶人的极力赞赏。

朋友们都赞叹:这样的作品早该红了!

乐子砚说:做陶艺目前还不能养家。

但我从没想过放弃。

它是我的创作语言,会一直坚持下去。

自述 乐子砚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6)

我叫李乐,乐子砚是我的创作笔名。

原先我是一名平面设计师,最开始是因为一个设计项目去到景德镇,在那边滞留了很长一段时间。

在上海待久了,我已经很习惯高效率的工作方式,不太能理解陶艺这项工艺为何会如此复杂?于是就想自己尝试看看。没想到,学会了第一步,就想学第二步,就这样,开始了自己陶艺的创作生涯。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7)

全职一天:

照顾孩子、工作、虚度时光各占三分之一

之后,我去到了景德镇,在郊区租下了一个院子,到传统的工厂进行观摩。师傅怎么做,我就怎么做。上海、景德镇来回跑的双城生活就这样持续了好几年。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8)

2020年,我结束了景德镇的工作室,搬回了上海,简单地将自家阁楼顶改造成了工作室。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9)

虽然不用去办公室坐班,但是我还是会给自己定一个日程。

早上起来做一顿简单的全家早餐,开始检查泥坯,根据天气情况晾晒泥坯,打扫工作空间,处理泥浆。

这个习惯是在景德镇养成的,早上自身的状态清朗,容易接受泥坯出现的问题,能够安静思考和观察。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10)

中午会出去转悠,家附近、菜市场,或者去公园剪些植物回来。午间吃一点简餐。

下午我会把听书软件打开,一边工作,一边听书。最近在听杨照讲《史记》做陶占用手和眼,但耳朵空闲下来没什么用,听书非常合适。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11)

我很重视晚餐的准备,这是一家人围坐、聊天的时刻。

晚饭后会陪孩子作业,等孩子结束功课,我会继续在楼顶工作室忙一阵子,如果当天有新的想法,就工作得比较晚,睡觉时间不是很固定。

我越来越感受到,陶艺是一个比较安静的工作方式,你只需要一个人,也不需要太多借助外来的方式,就可以做一件你自己喜欢的事情,这跟我喜欢的生活方式很接近。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12)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13)

不断尝试新的方式

多失败几次才有可能成功

回想我刚刚接触陶艺的前5年,实际上没有做自己想做的东西,只是用拉坯成型的传统方式做作品,熟悉泥料的特性。

“历”系列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14)

我定的主题是“历”主要是斗笠型的。一种是敞口的,一种是直线型向上的,还有收口的。我在器物上进行一些触碰,泥坯会在转坯机上发生变形,算是和泥料在进行对话吧。

这和我当时的状态是很像的,我在竭尽全力地接触陶艺,我也不知道最终我会做出来一个什么样的作品,就是尽力去完成。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15)

在陶艺圈,有“十圆不如一方”的一种说法,就是做方形、直线条的,它在呈现工艺上是有一点困难的。

这是由泥料的特性决定的,景德镇的泥料比较分散、黏性没有那么强,它特别需要有拉坯的劲力,再用刀功进行处理,烧制之后会非常挺,光亮、通透。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16)

制作之前,我会先画草图,再用一些折纸的模型做一些小样,观察它实际的立体样式,再做修改,完成一个第一泥模。之后经过灌石膏和灌浆的工序,最后完成模具的翻制。

“初”系列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17)

于是就有了第二个系列“初”

它主要的器形是八角形,现在回头看,它其实很脆弱,成型方式没有那么扎实,但我一直把它保留到现在,哪怕我再做新的系列,我还是会继续参考“初”里面的这个八角形。

八角的盘子,可能你烧十片,没有一片是好的,它会碎、会裂,最终可能要烧到几十片,才能逐渐稳定下来。

我每隔一段时间,会这样尝试一些新的手法。一开始会感受到很大的挫败感,因为会经历连续的失败,但是如果你一直不去尝试,失败会越来越少,可是你也很难有新的突破。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18)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19)

“浣”系列

陶艺家在不同的地方,

就要适应不同的创作方式

当我熟悉了泥料,有了自己一个成型方式,下一部是要考虑釉的问题。

“浣”的系列,是尝试在摆釉的表情。蘸釉、吹釉、淋釉、浸釉,不同的上釉方式,会最终决定这个器物呈现出来的气质。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20)

“点道云踪”就是用了蘸釉的方式,来处理釉面。它特别像宣纸沉淀的方式,釉料沉淀在坯体上。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21)

“屋漏雨痕”是一种浸釉的方式。浸釉会产生釉水的流动,它最终烧出来的面貌,会比较有流动感,像雨痕一样的痕迹留在陶瓷的表面。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22)

“石如飞白”是上了一遍釉之后,在表面做些刮痕,再上第二次釉,它就会有层层叠叠的变化。

乐子砚在景德镇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23)

2020年之前,每隔半个月的时间,我就会去一趟景德镇,一般会待上五天、七天,最多不超过十五天。

在景德镇时间比较紧张,要完成两块板的窑炉作品制作和烧制。可以使用气焰窑炉、柴窑,烧制比较大型的器物。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24)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25)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26)

气窑烧器物

但对于我来说,没必要说一定是什么窑炉出来的就是好的创作,陶艺家在不同的地方,就要适应不同的创作方式,只要创作的理念能够保持独立的思考。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27)

上海夜间用电的价格低一些,烧窑从傍晚开始,到1200度以上的高温阶段,正好是电压平稳的深夜。虽然不是关上窑门就万事大吉,用电也会出现升温变化的问题,但比气焰窑方便。

最近安装了摄像头对准电窑炉,录制好可以回看、检查升温曲线。隔一天降温,第三天上午开窑。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28)

杭州展览现场

做陶艺10年,终于找到伯乐

我比较多的买家在杭州,很多都是设计师。他们中有些人,从我最初做陶艺就开始支持我,单纯喜欢我作品上一些设计的特质。到现在为止,陪伴我已经有7、8年的时间了。我们在私底下也有交流,他们会给我提一些建议和想法。

2019年,我在北京做“山烟几何”展览的时候,认识了知名茶人李曙韵老师,她是我那次展览最大的藏家,并邀请我做一次展览。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29)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30)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31)

“石壁松风”系列

今年在李老师的茶空间,做了“石壁松风”系列的发布。这个系列,我做了些跳脱日常的器物,例如茶台、花器。

材料主要搅合不同的泥巴,还加入比较坚硬的颗粒。烧制之后,器物的表面会发生开裂,比较像风化的效果,呈现出接近自然的泥料状态。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32)

现在物质丰富,好用的器物很多。所以我在泡茶的时候,会尽量去体会不满足的地方。例如茶台,它的作用比茶壶隐蔽,能跳脱之前泡茶的姿势。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33)

我做的花器,也不适合常规摆放,它们像雕塑一样在空间里。我希望能做一些跳脱常规的器物,多一些对材质的感受。

李老师非常喜欢这些大型的器物,她上课的时候,也会常用我的茶台做示范。李老师对器物的使用、制件,要求非常高。她的喜爱与收藏,很大程度上对我来说,是非常大的支持和鼓励。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34)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35)

生活美学在复苏

我最爱的陶艺家是英国人Luice Rie,她的作品中自然地融汇着东西方的元素,很少有人能像她一样没有束缚却又质朴严谨。她尝试了诸多的造型和釉料的变化,器物才由内而外,器釉曲线整体如一。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36)

另外还有一位我非常非常尊敬的陶艺家黑田泰藏,他用陶艺探索自身,作品极简而纯粹。

我还是初学者,没有办法和他们的作品比较,还有很多功课要做,希望未来能达到他们的状态。但最终能做到什么水准是未知的,重在过程。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37)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38)

北京失物招领 展览现场

但实际上,中国器物从业者的数量超过。在景德镇,可以看到火车那么长的窑炉,每天不停地在工作。找一个有一万小时的工作积累的工匠,很容易。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39)

如果一定要比较,我们和有差距的地方,是我们的生活美学在慢慢苏醒,在重建当中。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40)

目前做陶艺还是很难有收益养家,所以我先生继续经营他的企业。但他会常常帮忙陶艺的工作,工作上互相支持。

我先生也很喜欢陶艺,我们的计划是80岁以后,还可以有一份共同爱好,栖息山村。

一边做全职妈妈,终于找到伯乐,早该红了(图41)

陶艺的最初,一定会面临生存的问题。因为陶艺的市场,没有想象中那样庞大。当代陶艺的复兴、审美的建立,没有想象中那么完善,这是一个需要很多人一起努力的市场。

做陶艺需要面临很多困难,但我没有想过要放弃它,因为做任何事情都会有困难。现在我选择了陶艺,它是我的创作语言,我会一直继续下去。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全职

全职:专门担任某种职务的,就是按照公司的正常上班时间去工作。

伯乐

伯乐本名孙阳,相传为秦穆公时的人,一说他乃赵简子御者,善相马,字子良,又称王良。他是古代春秋时期郜国(今山东省菏泽市成武县)人。由于他对马的研究非常出色,人们便忘记了他本来的名字,干脆称他为伯乐。伯乐经过多年的实践、长期的潜心研究,取得丰富的相马经验后,进行了系统的总结整理。他搜求资料,反复推敲,终于写成我国历史上第一部相马学着作《伯乐相马经》。书中有图有文,图文并茂。《伯乐相马经》长期被相马者奉为经典,在隋唐时代影响较大。伯乐精通兽医,以其名而命名的兽医第一部针灸书《伯乐针经》,为民间兽医用针之重要依据。《伯乐针经》的出现,标志着家畜针灸学的形成。伯乐在工作中尽职尽责,在做好相马、荐马工作外,还为秦国举荐了九方皋这样的能人贤士,传为历史佳话。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